“阅读”该怎么“回归”?

热度: 2017-09-14 19:31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日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了第十一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2013年我国成年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7.8%,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77本,人均每天读书13.43分钟(4月22日《人民日报》)

  在“世界读书日”说阅读的话题,虽然多少有点应景的嫌疑,但是这个老话题却总能谈出点新意。如今书店和报亭消失的速度正在加快,尤其是书店,因为房租的猛涨,各种费用开支的增大,现代电商的冲击以及现代人阅读习惯的改变,正面临生死存亡之秋。

  对于书店的没落,有两种对立观点:一种认为书店也是商店,只不过商品是书籍而已,既然是开店,就会有开就有关,百年老店还有关张开不下去的时候呢;另一种观点就认为,书店不仅仅是一个卖书的地方,其实它还“很大程度上参与了无形的社会文化重构”。这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意义重大,所以政府部门有必要把扶持书店生存和发展作为一项社会文化工程来推动,让书香继续伴随国民的精神世界,让读书成为全民的习惯,最终以深厚的文化积淀的方式传承下去,这不仅有利于提高国民文化素质,而且也能在未来国与国之间的文化竞争方面占据优势。

  其实这两种观点都有合理之处,我们不妨对此问题进一步拓展一下思考和观察的眼界,看看西方国家在对待国民阅读方面都是怎么做的。

  一项国际阅读率比较研究显示,当下韩国国民人均阅读量为每年11本,法国为8.4本,日本为8.4—8.5本。全世界每年阅读书籍数量排名第一的是犹太人,平均每人一年读书64本。

  为什么犹太人的阅读量会如此之高,除了犹太人对读书犹如迷信一般的尊重和代代承袭之外,也和他们国家的文化政策以及对公共阅读机构的大力扶持有关。比如在以色列,在最繁华的街区一定有书店的存在,而且国家机构在大型私营书店的选址以及税收等方面都是给与足够的优惠政策,以保证国民的阅读不受经济发展带给书店的经营方面的压力影响。

  当前对于中国来说,开书店如果没有政府的政策倾斜,基本上要比做公益还赔钱,因为现在在任何一个国内大中城市的商务地段,门店一年的承租费用都足以让开书店的人破产。所以当务之急是怎么破除民营书店房租成本过高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的解决,可以联合社区一起来解决,因为现在一般大型居民社区都有闲置或者可以腾退出来的办公用房,只要政府财政给予一定的补贴,民营书店完全可以落户大型居民社区,真正做到“全民阅读”。

  另外,培养全民阅读习惯,不仅仅是多扶持几个书店那么简单,除了要下大力气培育一批大型书店外,还要特别注重从小学开始培养孩子们的阅读习惯,因为所有的习惯和品性,都始于孩童时期的习惯培养,这是可以影响一个人一生的习惯。我们的邻国日本,对于国民阅读的重视就是从小学开始抓起,不仅规定小学生每年要在家长辅导下所完成的阅读量,而且还制定出详细的阅读计划,随正式的教学规划下发到各学校。

  虽然我们的中小学生也开设了阅读课,但是很多时候是被各种辅导班和“提高班”所占据,真正意义上阅读习惯的培养,不是开那么几节阅读课就能奏效的,它需要一种对阅读的热爱和尊重,更需要一些去功利化的阅读氛围来配合,对于目前的中小学来说,达到这一点,很难。

  当这个世界越来越被各种电子屏式的阅读给替代的时候,人们之所以还为纸质阅读的衰落鼓与呼,不仅仅是对书香时代的留恋和坚守,更是对传统阅读所蕴含的人文精神致敬,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愿国民阅读的回归能在文化强国的时代话语中得以实现。(苏晓倩)